[转帖][p.o.s]幻情系列:寂寞纱巾 作者:snow_xefd(雪凡)
时间:2020-05-08

  烟卷烧到手指的时候,他才惊觉,痛呼了一声之后,手忙脚乱的让烟掉在了地上。他尴尬的笑着,看着坐在床另一边让自己如此失态的女人竟然真的是她。
  “你可以看我看到烟烧手了吗?”她淡淡的一笑,玩笑似的说。比起青春时的那段岁月,她显得成熟了,曾经可爱的圆脸现在显得瘦削了许多,而曾经瘦削的身材现在却显得丰腴而端庄,那双眼睛依然美丽,依然用充满柔情的眼光看着他。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又想起了学生时代的那段热血岁月。
  记得初次认识的时候,自己也是像一个呆子一样胡乱的说话,烟烧到了手也不知道,但现在,同样的话,出自同一个人的口,一切却大不一样了。
  “你……为什幺会……”他想问在为什幺她会在这样的情色网站贴照片,但不知怎幺开口,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为什幺会知道我在这个网站?”
  “你怎幺知道我是知道你在那里才去发照片的呢?”她玩味的笑着,用不再是青涩小女孩的表情面对他。
  “那……那身衣服,那条丝巾……我并不是一个蠢男人。”在那个连风都无比温柔的夏夜,他们温柔的完全拥有彼此的夜晚,青涩的少女刻意照他的喜好打扮的成熟而美丽,拿着他送她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把自己完全的献给心爱的他,他又怎幺会忘记,洁白的连衣裙离开象牙一样胴体时,少女身上穿着的衣物呢。更不要说,那完全没有变化,依然如新的那条纱巾。
  “你就是一个蠢男人。”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起身过来坐到他身边,“你连在色情网站当版主,用的都是和别处一样的。”
  “你过的好吗?”虽然她嫁给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用尽全心全意去诅咒,但面对深爱的女人,他还是希望她过得很好。至于为什幺会上这样的网站,他也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像恋爱时候一样,她把头轻轻靠在他肩上,“如果你觉得衣食无虞,生活无虑就算是好的话,那我过的很好,非常好。”
  听出了她话里的幽怨,他安慰一样的揽住了她的肩,“他不爱你吗?”
  “爱……”她把头埋进他宽阔的胸膛里,“他爱我,用他的方式在爱我,爱得我衣食无缺。”
  他在她眼里看到了寂寞,那种寂寞让他怦然心动,他鼓起勇气,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他没有好好的陪你吗?”
  她并没有把手抽回,反而扭过了头,让说话的樱唇正对着他的颈侧,突出的气息挑逗的撞向他,“他已经尽力了,但是,他不是你,永远也不可能是你。”
  这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话,但他理解了,两人恋爱的时候,他几乎和她粘在了一起,为了这段恋情,他过于投入到失去了前途,他不是一个理智的男人,从来都不是,与她现在的丈夫,怕是两个极端吧。
  “女人……不是往往喜欢有安全感的男人吗?”他笑着,手自然的移向了丰满结实的臀部,比起曾经的青涩,现在那里已经是充满弹性的成熟手感了。
  她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但并没有逃开,声音有些低哑,是他熟悉的紧张时候的声线,“但是,女人是容易寂寞的……你觉得,我为什幺会找到你?”最后的问句,已经几乎变成了充满情欲的暗示。
  他眼前浮现了这美丽的少妇寂寞的呆在宽大的房子里,无聊的拍下自己动人的身姿,却只能在情色网站上顾影自怜的寂寞景象。他咽下一口口水,因为趴在他胸前,她领口中的春色一览无余,是那鹅黄色的内衣,里面包裹的就是他曾经熟悉现在却已经陌生的温暖乳房。
  “我可以……我可以让你不寂寞吗?”他试探的问,握着她手的手小心翼翼的扶在她的大腿上,沿着薄薄的丝袜来回移动着。
  她并没有回答,低低的喘息着,但短裙下本来紧并的大腿微微分开了一些,压着短裙的手也抬起放在了他的胸口。
  傍晚本就是个暧昧的时间,两人独处的房间本就是个暧昧的地点,昏黄的灯光和厚厚的窗帘渲染着暧昧的气氛,她的态度又是如此的暧昧,他理所当然的调整好了心态,准备享受这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迟来了几年的人妻。
  温暖的手掌滑进大腿内侧,丝袜紧包着充满弹性的大腿仿佛要把手掌吸住一样诱人。她开舒服的低低呻吟,他明白这是她动情的讯号,但让他意外的是她怎幺会如此快地进入状况。有些不确定的,他把手开始向最深处的股间移动,温热的气息隔着丝袜和内裤喷洒在手侧,笔挺的双腿在他触到最私密的地方时突然夹紧,她像是要把全身揉进他怀里一样紧紧抱着他,哀求一样的说:“抱我,求求你抱紧我,什幺都不要做,抱我。”
  他一阵心酸,女人要被冷落多久才会如此渴望男人的怀抱,他收回轻薄的双手,纯粹的拥抱住她,不再做其它的动作。
  她在他的怀抱里微微颤抖,脸也埋在他的颈窝,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也不知道拥抱了多久,她突然抬起头,用清澈的眼光凝视着他,他低下头与她对视,她的脸上有清晰的泪痕,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幺而流泪。
  他想开口问她,但嘴刚刚张开就被温热的红唇堵住,香甜的气息直冲鼻端,曾经朝思暮想的脸孔近在咫尺,他情不自禁的回应她突如其来的热情,狠狠地吻住那依然不喜欢用唇膏,只有甜美气息的嘴唇。
  唇齿纠缠了半晌,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她面色酡红,带着少妇特有的醉人风情,带着羞意低低的说:“刚才要你忍耐,现在我来补偿你。”
  他怔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说什幺,她已经轻轻的把手搭在他的裤裆外,轻柔的摩擦着。刚刚才稍有软化的肉棒再度昂首挺胸站了起来,想要挣脱内外裤的束缚,直接感受那双温柔的手的温度。
  “你……”刚开口,一根纤长的手指便封住了他的唇。
  “不要说话。”她柔柔的说,然后拉开了他的裤链,把硬挺的肉棒从内裤中释放出来,用手温柔的抚摸着,“安慰你,也是为了安慰我自己。”
  他不再说话,轻轻地吻了唇边的手指,然后把手指含进自己嘴里,挑逗的吮吸着。她的脸又微微一红,把手抽了回来,然后双手捧住褐红的肉棒,把一张小脸凑了上去。
  他有些感动地看着她,看着她把自己硕大肉棒缓缓的吞进了娇小的口腔内,嫩滑的粘膜紧紧地包住怒涨的肉棒,有节律的一放一收,丁香小舌有些生涩的在肉棱上卷动。
  察觉到她的生疏,他莫名的感到喜悦,但牙齿时不时地撞到敏感的龟头,让他不自觉的低声痛哼。
  她带着些许歉意吐出了肉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结婚后就没再这样做过了,弄痛你了?”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一把抱起了蹲在他面前的娇小身躯,一起滚到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兴奋的喘着气,吻着她刚刚才含过肉棒的小嘴,两人的舌头再次纠缠在一起。一面激吻着,两人一边脱去彼此身上此刻显得无比多余的衣物。地板马上被凌乱的散落的衣服占据。
  他撑起上半身,死死的盯着身下已经完全赤裸的女体,娇羞的脸偏向一旁,像是不敢正视他的裸体一样,修长的粉嫩脖颈下面,纵然躺平也依然显得高耸的坚挺乳房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着,乳尖仿佛在娇羞的颤抖,平坦的小腹下,比以前浓密了些许的黑色丛林中,令男人欲仙欲死的桃花源依稀可见。
  “有……有什幺好看的。”她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是不是我变丑了。还是胖了。”
  “都不是……”他伏下身子,近乎虔诚的把脸贴上了柔滑洁白的双峰,“你很美,依然那幺美。美得令人犯罪。”
  “你觉得……”她的身体有些突然的僵硬,“这是罪吗?”
  “怎幺会……”他低喃着,沿着嫩滑的皮肤一路吻下去,“让你寂寞,才是不可饶恕的罪。”
  “爱我……好好的爱我,求你。”吻到她的小腹,她拱起身子忘情的呢喃,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捧住了他的后脑。
  不理会她手上矛盾的阻力,他的嘴继续向下,直到双唇拨开黑色的毛发,舌尖探到了滑腻的溪谷。
  “不……不要,还……还没有洗澡。”
  他忘情嗅着,泌出汁液的花瓣中是让男人疯狂的鲜腥气味,他忍不住长长的伸出舌头,沿着留下的淫汁,逆流而上的舔上去。
  “啊……别……好……啊……啊……舒服……”她嘴里泄漏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双腿也不受控制的曲起,夹住在中间努力的舔弄的男人的头颅。仿佛是为了把透明的汁液舔干净一样的动作,却让湿润的秘处变得更加湿润,沾湿的毛发服帖的倒向一边,露出了中间粉嫩的果肉和秘裂之上已经调皮的探出身体的红色嫩芽。瞄准裂缝的顶端,他准确的把那娇羞的肉蕾含进了嘴里,用自己的舌头,恣意的挑弄着。
  “啊……啊……我……别那样……我会……会受不了的……嗯……”她脸上开始出现痛苦一样的表情,声调里也带上了哭泣一样的声音,丰满的臀肉随着男人的舌头扭动颤抖,强压的呻吟最终变成充满诱惑的鼻音。
  察觉到她的紧绷一阵强过一阵,他加快了舌头的动作,手指也弹进了充满弹性的肉穴中,寻找到那一块内壁上的兴奋突起,就着淫汁的润滑快速摩擦起来。
  “啊……”发出好像上不来气一样的抽气声,她的头拼命的后仰,丰满的双峰向高处挺起,赤裸的身体像是张满的弓一样绷紧,大腿根部的肌肉有节奏的抽搐着,一股汁水顺着他的手指喷射出来,沾湿了他一下巴。
  “还真是厉害。”他调笑着说,俯身压上她的身体,凑上去看她因为羞涩不停的躲着他视线的脸孔。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手机的歌声突然开始在斗室内回响,她尴尬的推开他,歉意的一笑,“是我老公。”她坐到床边从包里拿出手机,也不走远,就这样接听了电话。电话的声音并不大,却足够让在身后拥抱住她的他听清所有的对话。
  “怎幺样?玩得开心吗?”
  “嗯。还好。”
  “现在在哪里?安不安全?”
  令他惊讶的,她直接回答:“在我前男友家里。你见过他的。”
  那边沉默了一下,“你们在床上?”
  他吃惊的看着她,她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是的。不过还没做什幺……”
  “唉……这次出门玩得开心点。不要去危险的地方。回来的时候……我去接你。”
  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哀伤,“好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回到酒店,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挂了吧,拜。”
  “你们……继续吧。拜。”
  他呆在原地,看着她把手机收回包里,擦干净眼泪,冲他挤出一个笑容。
  “你……你们……”
  “求求你……”她捂住他的嘴,“求求你不要问。什幺都不要问。”
  他抓住她的手,拿着它离开自己的嘴,“你爱他吗?”
  她并不回答,而是低下了头。
  “好吧。”他调整了好了纷乱的内心,轻轻地拥住她,“我不问了。让我安慰你的寂寞,好吗?”
  她站到床边,挤出一个微笑,拉住他的手低低的说:“洗个澡吧。好吗?”
  他勾住她的腿弯,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打横抱起,“好吧,去洗澡,我们一起。”
  赤裸的臀部正好压在翘起的肉棒上,她轻笑着挪了挪臀部,却引得他舒畅的低喘,她垂下眼帘,下定了决心一样掩去了眼里的落寞。温热的水流冲刷到紧紧地抱在一起的两人身上,他顺着水流在她的身上抚摸着,欲望几乎难以压抑。
  “很难受吗?”她突然握住了他的肉棒,上下套弄着问,“这样硬着会很不舒服吧。”
  “没事。”他故意做出轻松的表情,伸手故作认真的在她的身上搓洗着,但不经意间,不老实的手又留连在丰满的乳房之上不愿离去了。
  她踮起脚尖,轻轻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时间还很长,不是吗?”
  还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就已经转过身去,弯腰扶住了铺满瓷砖的墙壁,雪白的臀部高高的翘起,轻轻地晃动着,“来吧,我也很想要了。”
  肉棒已经硬得发痛,他自然不想再等待了,的确,时间还很长,他有的是时间可以安慰这个寂寞的女人,让自己先满足一下也是很必要的。
  他掬了一把水,草草的涂抹在肉穴周围,然后扶着她纤细的腰,把龟头对准了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红嫩小穴,上下磨擦着。
  “别……别逗我……啊……啊……”在她说话的时间,他腰猛地一挺,粗长的肉棒捣开重门迭户,藉着残留的淫汁和水的润滑,直刺到底。
  好似刺激过大一样,她竟然呻吟了一声就扶不住墙,上半身向下弯曲,双手撑在了地上。看来曾经的舞蹈底子,让她的腰如今依然柔软。
  他开始摆动自己的腰,层层叠叠的腔壁套拢上来,紧窄的程度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简直,简直如同被闲弃了这许多年一般。他压下满腔的疑问,全神贯注的享受这美妙的身体。
  “我……我坚持不住了……”她娇吟一声,无力的双腿向前跪倒,变成了跪卧在地板上的诱人姿势,肉棒因为这一倒而滑脱,她有些焦急的回头看着他。
  “快点……别……别看着……”
  他也随着跪在她身后,扣住丰满的臀肉,再次深深的插入。
  “啊……满……顶到了……”她语无伦次的喊着,快美的声音在浴室回响,刺激着他的性欲。还差寸许才能尽根的肉棒,在他大力的进出下,竟然慢慢的全部插了进去。在小穴的尽头,龟头好像进入了一片柔腻嫩滑的新天地中,让他无比畅快。
  “我……不行了……你……好厉害……”她一面呻吟着,一面趴伏在地上,包裹着肉棒的小穴骤然紧缩起来,让他舒服的抽气,那湿热的腔壁紧紧地圈住里面的肉棒,像一张小嘴一样大力的吸吮,他终究忍不住这样的刺激,腰后一松,满胀的欲望化成粘稠的体液,在肉穴的最深处,有力的爆发出来。
  “啊……啊……啊……”被精液烫到一样,她浑身再次舒服的战栗起来,发出凄长的呻吟。
  他坐倒在地上,她软软得坐在他怀里,靠着他宽阔的胸膛,水流冲刷在两个人身上,发出哗哗的响声。
  “知道吗……”她有气无力的低声说,“上次这样舒服,已经不知道是什幺日子了呢……”
  他动了动嘴,然后闭上,他想了想,扯过一块毛巾开始体贴的一面按摩她紧张的肌肉一面替她擦洗着身体,似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他爱你吗?”
  背对着他的她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开始用手搓洗他的双腿。
  在沉默中静静的洗完了澡,他再度抱起她,回到了卧室。放在床上后,她好像全身酥软一样把身体大大的张开,浴后水嫩的肌肤泛着诱人的光泽。
  他感到喉头一阵干渴,火热又往小腹汇聚,洗澡的时间足够让胯下的阳具重振雄风,而且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渴望,那是已经满足但还渴望更多的眼神。
  他爬上床,伏在她的身上,用尽自己最大的耐心和技巧,从脚趾开始,一寸寸的向上吻起,在她舒服的呻吟声中,赤裸的胴体再度被情潮淹没。
  他温柔的扛起她的双腿,准备进入那销魂的身体,却被她阻止,她喘息着看着他,爬起来转过身趴在床上,低低的说,“对不起,请从后面吧。”
  他咽下几乎要冲口而出的为什幺,隐约发觉了她的想法,不由得一阵莫名的恼怒。
  “怎幺了?”
  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她疑惑的回头看着他,“你不喜欢这样吗?我……”
  “没事的。”他打断她,“我也喜欢这种姿势。”
  他低下头,对准已经充分湿润的肉穴,缓缓地插了进去,一面抽插,双手一面开始在饱满的臀峰上揉捏起来,随着臀肉被打开,里面的菊花蕾随之张开一点小口,显得紧缩而诱人。
  他从交接的地方用手按摩了两下,沾染上粘腻的淫汁,然后开始在紧小的肛门外涂抹着。
  “别……那里会……会不舒服。”她有些排斥的扭动着身子,但他的目的不会那幺容易更改,藉着淫汁的润滑,食指缓缓地滑进了狭小的谷道,只在版块上见过却从来没有机会尝试的肛交此刻占满了他的思绪。而且,只要这样做,她的每一个地方的处女,就都是属于他的了。
  “不要……感觉……怪怪的……”趴伏的她还不知道男人要干什幺,大概还以为是取悦她的新手段。
  他抽出食指,刚才插进肛门后前面的小穴突然的紧缩让他着实舒服了一把,但此刻他最想品尝的,就是诱人的初次后庭花。
  伏在床上品味着一波波充实的快感的她突然发现小穴中的肉棒抽了出去,不由得从鼻腔哼出了一声撒娇一样的娇吟。但马上就变成了惊叫,“那里……那里不行!不要,我不行的!”
  但沾满淫液抵在菊蕾上的肉棒却没有一点要停止的意思,“来吧,相信我,一样会很舒服的。”
  “不行……别……啊……啊……好胀……”她高翘的屁股开始难受的颤抖,粗大的龟头撑开了紧闭的菊蕾,藉着仅有的一点润滑滑进去了最粗大的部分。
  他又涂抹了一些小穴的淫液在肛门上,然后一面在她的会阴处按摩着,一面柔声说:“放松些,不然会很痛的。”
  她低低的嗯了一声,紧夹着的肛门略略的放松了一些,他一咬牙,抓紧她的臀肉使劲的往后一拽,整个人往上一压,粗长的肉棒尽根而入!
  “啊……不……不要……好……好难受……”她皱着眉头,小穴里的空虚和后庭中便意一样的饱胀让她浑身都为之战栗。
  他开始小幅度的抽送,炽热的肛壁蠕动着夹紧,夹的他都有些疼痛。
  “怎幺……怎幺这样……”她的语气变得疑惑,喘息中也听见了几许迷茫的快乐,但小穴的空虚无法排解,她忍不住自己伸手过去,在最敏感的肉豆上自慰一样揉捏了起来。
  被她的淫荡样子感染,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肉棒和肛壁快速的摩擦,让她全身酥软,连自慰的手也渐渐的软垂下去,只有嘴里还在不停地发出低声呻吟。
  察觉到麻痹一样的快感渐渐往肉棒处汇集,他低吼一声抽出肉棒,猛地把全身无力的她翻过来,用最标准的姿势压上她的身子,像夫妻做爱一样,无视她抗拒的眼神深深地插进她湿淋淋的小穴之中。
  在几乎令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的快感之中,他第二次射出了生命的精华。
  “啊……啊……好……好热……”她也大声地叫着,紧紧地抱住了他,紧绷着迈向了巅峰。
  挪开大半的体重,他依然伏在她身上。感受着两人的呼吸渐渐的平复,谁也没有再说什幺。欢愉过后的疲惫无声无息的袭来,他温柔的把被子拉开盖住两人的身体,一直抚摸着她的肩背,直到看到她沉沉睡去,才闭上了眼。
  醒来后,屋内已经只剩下自己。他点燃一根烟,有些苦涩的看向桌子上的纱巾,是他熟悉的,现在依然如新的纱巾。
  他走过去拿起纱巾,下面留了一张纸条:“XX: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爱他,他也爱我。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比如,我和他永远只有婚姻和精神上的爱情。我的寂寞他知道,在我和他即将走向临界点的时候,他为了他的爱,放弃了他的占有欲。我本来不想选择认识的人,那让我有负罪感,我让我觉得我背叛了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但我必须来找你,以后,也许我们不会在见面了。纱巾我保存得很好,现在还给你,寂寞你无能为力,我把它带走了。别了。曾经爱你的,XXX.”
  他颓丧的躺倒,纱巾落在他的脸上,透过纱巾看去,一片寂寞的颜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