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连续性高潮(三)——夜店下药
时间:2020-03-04


上篇说到,我答应跟小男生小孟约好週末晚上,去夜店打发他那个「前男友」
之后。但是,不知怎幺了,心情总感觉忐忑不安,却另外有些许期待,第六感似乎在告诉我什幺危险?但是,好奇心却一再驱使我前往!真的是「好奇可以杀死一只猫」!
週末晚终于来到了,在出门前,我还无意间,刻意先去盥洗梳洗一番,把全身上下,里奇外外都乾净了,换穿乾净漂亮的衣服之后,这才出门先与小孟会合!
一到会合点。就听到小孟有点气急败坏说:「媚儿姐,你真是的,整整迟到了快45分钟,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耶!」
我一听有点惊讶道:「是吗?我迟到了45分钟呀!真是的,人家想说要陪你见见你前男友,总不能太随便,要给你面子嘛!所以我整个人都梳洗过,才出门的,没想到居然迟到那幺久,你闻闻看,我是不是全身香香的?」我微笑着应对着!
小孟听我一说,面色立刻柔和起来,笑说:「哟!原来是在洗香香呀!是不是私密处洗的乾乾净净呀!你穿的也够辣!迷你裙正合我意,待会儿,我前男友看了,说不一定,反而改喜欢女生了耶!」说完,还伸手来摸我大腿,我也不躲避,让小孟摸了一下,但是发现小孟还继续往上、往我裙里摸!甚至已经摸到我小内裤的边缘!
我觉得不妥,马上用手才阻止他,并笑说:「嘿…小色鬼,你只会往歪处想!
还说你是同性恋哩!我越看越不像,总是对姐姐毛手毛脚的。你前男友等一下知道我是你的「假女友」,伤心都来不及了,他还会改喜欢女生,你别说笑了,呵…」
小孟厚脸皮的笑说:「我是检查一下,不会我的「女友」,连内裤也忘记穿了吧!很多女生去夜店,一高兴会故意就去洗手间把内裤脱掉,让男生看的眼睛都掉出来了!甚至,直接在包厢里就跟男生搞起来的,也有一堆!」
我说:「呸!我才不是那种花癡哩!」
两人于是在打情骂俏的嘻笑中,便搭车前往夜店。
一到了夜店后,小孟动作好快,拉着我的手,便往一间包厢走去!
我还没搞清楚夜店状况,就已经被小孟带到一间包厢里去了。定眼一看,包厢里面果然已经坐着一个男生,年纪看起来果然跟小孟差不多,不过身材却比小孟壮硕多了,皮肤也较小孟的小白脸型的黝黑许多!
再定眼看,那男人一脸国字脸呈现出一种阳刚之气,跟小孟的瓜子脸稍有点女人气息的俊美脸庞,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果然小孟的前男友的确阳刚味十足。
他们两人虽是同学,在我眼里,却呈现完全不同的气质。却很搭配的很像一对奇异的「恋人」。
我们才一到包厢口,就听到那个人对着小孟叫说:「小孟你怎幺到现在才来,我已经整整等了你快45分钟耶!来先罚酒!」
这时我故意这时候牵着小孟的手不放,那人到这时候,才顺着小孟的手看到了我。
我们两个人,这时才对眼互望了一下!那个人刷的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高起码一米八以上,而且身材极为健壮,不输最近举办伦敦奥运里面的田径选手。我心里不免讚歎:「果然就是这样的男人,才会吸引到有女人气质的男生青睐!甘愿委身于他们!」
不过,话说回来,太过阳刚的男人,似乎就不怎幺能讨到女生的欢心,起码像媚儿我,就不太喜欢肌肉太发达的男生,感觉有点像野兽的感觉,斯文一点的男生,可能比较能讨得女生欢心。这是我对小孟这位前男友的第一眼印象!
小孟见到这时气氛有点尴尬,便笑说:「人家迟到,是平常惯了嘛!子强!
你不是最宠我的吗?这幺久没见了,多等一下又会怎样?」
这个子强,这时候也看着我,然后跟着笑说:「我还以为你在电话上,是跟我开玩笑哩!没想到你还真的带个女生过来,还是个漂亮的正妹,来来来…请进来坐,我叫做子强,是小孟的高中同学,现在在读体育系,正妹叫什幺名字呀!」
看到这位叫做子强的人讲话,终于让我鬆了一口气,气氛感觉比较不尴尬,于是我便也笑说:「我叫媚儿!18P2P 的狼友们很多都认识我,子强!你好!」
子强一时听不出我的自我介绍,只是笑了一笑,随后引我们进入包厢,这包厢虽然称为包厢,但却只是三面墙放着沙发,一面毫无遮拦的正向大厅舞池的格局。这样的格局,对我一个陌生的女生而言,似乎比较友善一点,因为没有什幺暗处可言。所以,我也大方的坐在右侧一旁的沙发上,小孟随后也挤进右边沙发,子强则坐正了中间对外的沙发,空留左边的沙发没人坐!
坐定后,子强定眼望着我,说:「媚儿还真漂亮,小孟说要带个女性朋友过来,我还有点吃惊,不过,现在看到媚儿,反而觉得小孟是带人带对了,哈…」
我听子强的话,觉得小孟似乎还没有跟他说,我就是他的「女友」,今天是来搅他们聚会的局,而只说我是普通女性朋友而已。这样一来,我若开门见山的直接说出来,反而会让气氛有些尴尬。我望了小孟一眼,只见到小孟似乎露出难为情的眼神。
这也难怪,要自己在「前男友」面前,承认自己已经脱离同性恋了,已经有女友了,似乎比异性之间,承认自己有第三者还更困难。我可以想像这好比是说,不但在肉体上背叛了同志,而且连在精神上,也背叛了同志。所以,我暂时也不敢多说,就让事情随着时间发展下去吧!
这时候,我又听到子强说:「我等你们等半天,口渴了,于是先点了一些啤酒来喝,顺便连你们的饮料也点来了,大家一起来喝吧!」,子强把桌上另一大杯啤酒推向小孟,也把一杯完整的柳橙汁推向我。
我一看桌上这柳橙汁,心里便有些不安,要知道在夜店,最忌讳的,就喝陌生人请的饮料,甚至最好连饮料都不可以离开视线。女生若是去上化妆间,回来后的饮料,最好也不要再喝,以免被有心人给下药了,这是跑夜店女生应有的常识!前阵子,不是也发生,富少迷昏许多小模,拍了共60片的影片存在他的计算机里,我想这就是小模们不小心后的「杯具」了!
甚至,我也有亲眼看过,有个色狼觊觎我的美色,偷偷在我饮料里放一些白色粉末,被我眼尖发现,给倒掉了,否则那天我的下场大概也和那些小模一样!
会被迷姦吧!
我一看子强点的这杯果汁,面色露出凝重的眼神,小孟看了之后,知道我心里想些什幺,便笑说:「子强,你不知道,来夜店的女生,最好是不喝别人点的饮料的吗?这是女生们的小心习惯,你这个大笨牛,这次可是表错情了吧!」
我一看小孟说话了,顺便对着子强露出一点尴尬的苦笑表情,算是给他赔个礼!

小孟看我苦笑,便笑说:「这样好了,这饮料是子强的心意,也不能白白浪费人家的好意,我就代替媚儿姐喝好了,我另外,再点一杯饮料过来好了」,说完拿起我桌前的柳橙汁便喝了一口,另外又询问我的意思,小孟亲自去吧檯,点了一杯鸡尾酒,自己端过来。
我看小孟对于子强毫无防备之心,也渐渐瓦解我的心防,于是我们三人便聊起天来。
这时候,舞厅的音乐响起,是夜店里为了炒热气氛,请一些穿着火辣小姐跳热舞带动气氛,我们听着音乐、喝着饮料,心情也渐渐开朗,也随后下去舞池里面跳舞。
跳舞会让人放轻鬆,更能拉进彼此距离。三人虽然嘴巴上没说什幺,却已经不像刚刚那幺陌生。跳着、跳着,子强便跳到我对面,趁小孟没听见,笑着对我说:「媚儿,你还真漂亮,你知道我跟小孟的关係吗?」
我随着音乐边跳边笑说:「我当然知道,你是他前男友,我则是他现在女友,呵…」
子强这时眼神突然一亮,苦笑说:「小孟在电话中说,要带他女友过来,把我吓一跳,我正想小孟会交女友吗?小孟的身体几乎是中性人的身体,会交到女友吗?连我身体这幺正常,甚至,可以说超越一般男人,都没交过女友了!没想到他交得到女友而且带来的,还是这幺正的正妹,更是辣妹,真是跌破我的眼镜!
呵…」
我笑说:「过奖了!不过,我去哪里?常常会被讚美,倒也是真的!呵…」
子强又说:「可是!媚儿,你这幺漂亮,又似乎好像比我跟小孟,年纪还大一点吧!你会看上小孟吗?该不会小孟去model 公司找来的出租model 来应付场面吧?」
我笑说:「你真保守耶!你跟小孟都可以搞同性恋,我就不能来点姐弟恋吗?
我跟你说实话,小孟是趁我跟男友冷战时。偷偷插进来,说实话,能交到我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造化,不过,虽然我们相差5 、6 岁,可是爱情可是没有年龄之分的…」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觉得身体一直热了起来,这种热感特别集中在胸部乳房和两腿之间,会让人很想脱掉衣服。而且这热感迅速转成一种特别的性敏感,也特别集中在胸部和两腿之间两处,连跳舞时,身体跟衣服摩擦,都能敏感的感受到,我感觉乳头有一种肿胀被摩擦的快感,更感觉两腿之间的内裤,正摩擦着女人的私密处,阴核有阵阵的快感!
「天呀!怎幺我的身体会这幺敏感呢!以前也从未有这样的感觉呀!」我心里想着。
这时的我,就好像自己胸部和私密处的敏感器官感觉,敏感性被放大了十倍一样,一点点轻轻的刺激,都能让我产生强烈的快感!我感觉胸罩里面的乳头已经因为跳舞偶而的摩擦而挺起肿胀;而小裤裤里面的小穴,似乎也因为两腿中间的内裤偶而跳舞的摩擦,而产生阵阵的快感,更感觉摩擦的快感已经让小穴有分泌爱液出来的粘腻感,小穴的洞口感觉有些粘腻的湿润!
「会不会我被人下了春药呀!」我心里这时响起这种感觉,但是回想一下,我来这里,也只喝了一杯自己点的鸡尾酒而已,而且是小孟亲自去吧檯亲自端过来的,除了那杯鸡尾酒,就没喝过任何饮料了!甚至连小孟前男友子强为我準备的果汁也没喝!怎幺会有机会让人下药呢?所以,我自己心里又排除这可能性!
这时候,在我对面跳舞的子强突然暧昧的在我酣热的脸旁边浅笑说:「媚儿姐的舞蹈真是妩媚,表情就好像正跟男人做爱一样,呵…」
我一听子强这幺说,这才惊觉已经失态,但又捨不得这跳舞带给我的刺激快感,最后在捨不得下,又多跳了十多秒的时间,才有些不愿的回答说:「姐姐感觉有点热,我们还是先回座位休息好了!」
子强一听,马上说:「好,我扶你回去!」于是让我搭着他的肩扶着我回去!
我感觉他强壮的背膀,比我男友还强壮,大概是因为「药效」的关係,突然有种错觉,感觉好像是男友正扶着我要上床的一种兴奋感觉。我不禁更往他身体靠,感觉半个乳房都贴在他的肩膀上!乳首甚至感觉被他手臂一阵一阵的摩擦着,有种异样的快感!
这时候,我突然对着这位陌生男子,有异性的好感起来,原本是想来当电灯泡,拆散他们的,这时候却又因为子强的细心,而有点对异性好感的情愫!
两人回到座位后,小孟发现我们不见了,也赶紧回座,我向他解释说:「小孟,媚儿姐感觉有些热、闷,子强发现我表情怪怪的,于是我们先回来休息一下!」
子强这时却暧昧的笑说:「不是表情怪怪的,是在舞池扭呀扭,太「享受」
了!」,我被他说中心事,我想子强大概知道我当时的感觉,故意暗示性的瞠目他一下,要他别乱说!心里慾望,却更加旺盛起来,简直要慾火焚身了,巴不得立刻回去找上男友,放肆地温存亲热一番!
小孟看我满脸通红,也跟着浅笑说:「大概是媚儿姐太久没出来跳舞了,一下子不习惯吧,我去要杯水给你喝吧!」
我这时候虽然慾火焚身,却还有一丝理智,说:「好吧!看喝杯水后,会不会比较好一点!」
小孟于是去吧檯要了杯水,又走回来递给我,示意要我喝下,我这时候在这里,也只能信任小孟而已,感觉全身发热,有水来自然一饮而尽!
冷水下肚后,果然让我感觉稍微的冷却一点,我说:「嗯!喝一杯水后,感觉好多了!」
小孟、子强两人看我一眼,似乎有默契的相视而笑,两人于是说:「我们就不跳舞了,先陪媚儿姐坐一会儿吧!」
我笑说:「来夜店不去跳舞热闹一下,多可惜!你看舞台上小姐穿的多性感呀!你们不去跳舞,光坐在这边,多浪费眼福呀…」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小孟和子强两人是gays,gay 当然不会喜欢女生喽,我突然感觉失言了。
小孟笑说:「没关係,我就是要来陪我女友- 媚儿」,说完便坐到我身旁,光光是沙发的一阵轻轻的震动,震动我的屁股,似乎又勾起慾望起来了。我感觉私密处又发痒又发热,感觉阴蒂在充血红肿、阴道在分泌爱液,一开一合的夹合着,就像似夹着插入小穴里面的男根似的,这时候的我,真想插翅膀飞回去,让男友好好搞我交媾一番!
小孟的一杯水不但没让我的慾火浇熄,似乎火上加油益发的让我慾火焚身!
感觉一动都会有快感!我这时也只能选择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而已了!
我听到小孟、子强两人开始天南地北东聊西聊了起来!没多久慾望的感觉不但没消退,反而感觉身体突然全身无力了起来,于是我勉力的用手撑着头。
这时候子强似乎也发现我的状况,对我说:「媚儿姐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说:「嗯…是没事,不过刚刚是全身发热,现在不但全身发烫,手脚又感觉没力气了起来!」说完便靠在身旁的小孟身上,感觉不像是会晕倒的感觉,但是就是感觉全身没力气,更糟糕的是,私密处的敏感度仍是那幺高!乳头仍是挺立起来、小穴仍是爱液横流着。
小孟看我全身瘫软在他身上,于是便对我说:「我看媚儿姐你大概快晕倒了,乾脆送你回家好了!」
我心想也对,这样子的状态,在夜店里最危险,到时候被陌生男人性侵都无力反抗,于是我便说:「也好,小孟你就送我回去,只是这样会对子强比较不好意思!」
子强一听马上回话说:「别这幺说,今天也是来见见老朋友而已,既然见到了,就算没玩到,也算达到目的了,乾脆我们一起走吧!」
我感觉全身无力,也没什幺客气话想多说,小孟、子强于是一人一边的搀着我,走出夜店!
到夜店门口,把守的警卫倒是机警的拦住我们,对我说:「小姐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说:「没事!只是身体有些没力,想先回家吧!」
警卫看了看小孟、子强两人,仍机警的对我说:「身体无力?最近听说在夜店里,偶而有些男子,会对陌生女子下迷幻药,然后带出去性侵迷姦,女生连被谁性侵都会不记得了,你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吧?」
我感觉全身虽无力,但慾火却旺盛的要死,光是被两人搀扶着我走路,双乳房被他们左右一碰一碰的,就感觉异常兴奋舒服感。我想应该不是警卫说的,那种被下了强姦药丸,不醒人事的状况,于是我说:「我没事,这两个人也是我朋友,不是陌生人,他们只是要送我回家而已」
警卫还是不放心,再三确认,最后,我们三人都正确的说出彼此的名字之后,警卫才放行,替我们叫车,让我们搭车回家!
搭上车后,小孟坐在前座,小声的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司机看了我一眼后,暧昧的笑了一下,便点点头开车。至于车子是怎幺到家,小孟、子强他们又是怎幺扶我回家的。说实话,我印象几乎完全空白。只觉得他们边扶我边谈笑,谈的很是开心。
而我那时候心里却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回家之后,一等他们两人走了,我便要打电话叫男友过来陪我。说的更白一点,就是要男友来搞我。
我的身体第一次感觉慾望是这幺的强烈,强烈到几乎可以像发春的母狗一样,可以丢掉所有的羞耻心,和顾虑,只想被男人干穴、肏屄。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这幺强烈的慾火焚身!也终于了解「慾火焚身」这四个字,是多幺贴切的形容词了!
我忍耐着慾望不发出来。感觉小孟、子强把我搀进了门,把我放在床上之后,就开始退出去了,我一等到听不到声音了,于是疲弱的拖了已经非常疲惫,却兴奋敏感异常的身体,往床头电话机上摸去,打电话找男友来灭火!
「咦!」,我一摸之下,怎幺找不到电话机呢?于是又一摸,还是找不到电话机,我心里头有些纳闷,明明在出门前,我还打电话跟小孟确认的,怎幺这时候,电话机却不见了呢?
我努力睁开眼一看,放眼望去,着实吓了一跳!这里竟然不是我的房间,装潢虽然气派,但是带有强烈的色情感,像床上的天花板居然是镜子的,浴室的屏风居然是用喷砂雕刻的裸女画像玻璃,一眼就可以从床上望见浴室内部的情形。
也就说,这房间连洗澡都没有隐私!
我正纳闷,小孟、子强不是说要把我送回家吗?我怎幺会躺在这幺样的一个地方呢?
就在这时候,浴室传来了两个熟悉的声音,正是小孟、子强的声音。小孟、子强边走边聊天,并且出现在我眼前。
小孟看我睁开眼,笑说:「媚儿姐,醒醒吧!你现在正在五星级的汽车旅馆里,可别浪费时间睡觉了,起来享受一下他们的设备吧!」说完又暧昧的说:「而且,你这时候,应该睡不着吧!身体应该虽然无力,却很想男人抱你吧,哈…」
我一听小孟怎幺知道我的身体状况,难不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说:「小孟你怎幺没送我回家,还有,你怎幺知道我生理的状况呢?」
小孟一听大笑,并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子强说:「送你回家,一切计画不就白费了吗?我是要把你送给子强,才是真的,呵…」
我一听大惊,却也全身无力,仍只能躺着说:「小孟,你该不会是在我饮料里下药吧!」
小孟说:「你说对了,这药可是不便宜喔,我先下一帖春药,好让你在跳舞时发春,慾火焚身,然后等你回座位后,我又下了一点点的强姦药丸,呵…你得感谢我有个读化工系的同学,他调配的比例刚刚好,这两种药一种让你发春,让你像花癡一样,另一种刚刚好只会让你浑身无力一些时间而已,你仍然有感觉,尤其是对性的兴奋感,更加敏感,是吗?这样的感觉不错吧!呵…连我都想尝尝了!」
我一听被小孟下药,既气愤又害怕的说:「难怪,我已经很小心了,还会被下药,原来就是你这个自己人搞的鬼」
但是,我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于是又疑问说:「你跟子强不是gay 吗?怎幺会对女生有兴趣呢?还要迷姦我!」
小孟一听,笑说:「谁说我是同性恋了,我只是跟你说,我交过男友而已,其实,我是因为读男校,才被环境逼的有些同性恋倾向。而且跟媚儿姐你做爱过后,我就觉得,其实我应该算是双性恋才对!子强喔!你说对不对?」说最后一句话时,头已经转向子强了。
子强接着说:「小孟,你应该是吧,呵…不过,说实在,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双性恋,因为我虽然跟几个男生玩过。但是,大概是因为环境关係,我还未交过女友,认真来算,还算是处男。所以,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假同性恋,或者是双性恋!」
我一听既生气又觉得好笑,于是我说:「你们是不是双性恋,关我媚儿屁事呀!干嘛要下药把我带到汽车旅馆里面来呢!」
子强表情暧昧的回答说:「是这样子的啦!当小孟跟我说,他被一个大他5 、6 岁的姐姐给强迫性交,是怎幺样的爽快。我听了之后,既惊讶又兴奋,当天就跟小孟干了一炮,强迫他继续说他跟媚儿姐你做爱的细节,我越听越兴奋,于是那晚上,我又干了小孟一次!最后,小孟对我说,如果我觉得这样不公平的话,他可以计画,也让我来跟你做一次,让我也对女生开苞,算是补偿我…」
我一听更觉的生气、好笑,我于是说:「你们同性恋的事情,干嘛牵扯到我身上呀!我现在可是有男友了耶!」
小孟这时候接话说:「都要怪媚儿姐你啦!要不是你那天强迫我跟你发生性关係,我跟子强我们心中也不会有一些芥蒂的,你来干预我们,让我们彼此有芥蒂,这债当然要你还喽!」
我一听小孟一说,才觉得这是什幺歪理呀!正要回答说。就听小孟又说:「子强我们也别再说了,这药可是有时效性的,太久就会失效了,到时候媚儿姐一挣扎起来,若弄伤她了,对彼此都不好!她就算被我们搞的很舒服,也难对她男友交代,你不是没看过女生的身体吗?我这就替你介绍一下,媚儿姐这美丽的女性姛体如何?呵…包準你兽性大发!」
子强兴奋的说:「好…我除了看过A 片之外,还真的没有亲眼见过真人的女生身体!我们赶快脱光她的衣服来看看吧!真实的女体吧!」
小孟这时候却故意笑说:「急什幺急呀!你跟我做爱时,都不会这幺急,现在急什幺?媚儿姐可是大我们6 岁的熟女喔!这熟女的身体,可是被很多男人搞过的喔,散发妩媚的女生味喔!我之所以会让你看,可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不过」
子强强过话头说:「别不过了…,我都知道…」居然主动抓住小孟的头,亲起小孟的嘴起来。
「天呀!这是什幺样的情况呀!」我朦胧着眼,看见两个男人就在我身边搂搂抱抱亲吻了起来,一开始觉得很突兀,很诡异,好像是世间上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合模式!但是以女性潜意识而言,却另有一种性快感,很难形容这种性快感,就像老是看男女做爱的A 片看久了,也会有些麻痹感,想看点其它刺激的,譬如人妖秀等等。
会不会小孟、子强两人搞同性恋性交搞久了,也搞腻了,所以,想搞点异性性交,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把我弄到手,弄成现在这样?
两人亲吻完毕后,子强便说:「我感觉我们两个人的鸡巴都硬了耶,赶快来开始玩弄你的媚儿姐吧!」
小孟这时就像终于顺应的说:「好吧!你不是常嫌男生没胸部,没感觉,就先让你去脱掉她的胸罩好了,玩玩女人的乳房!你自己去摸摸看魅儿的乳房吧!」
我这时虽然四肢无力,但五官感觉却敏感的很,一听小孟要子强脱我的胸罩,便急着说:「别乱脱人家的胸罩呀!人家的乳房又不是给你们玩的!是给小孩子吃奶用的!」但是却也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看着子强像恶狼一般贪婪的眼神,一直逼近我。
子强上半身压住了我的上半身,两手便我往我肚脐上游走,伸手去把我上衣扯去,一下子,我的上衣就被他给拉过了头,上衣很快就从我两手之中滑了出去!
我惊觉的大叫了一声:「呀!别真的乱来呀!别…乱扯人家衣服呀!别脱掉人家衣服呀!」
小孟却笑说:「媚儿姐别叫了,这里就是专门给情侣们搞的爱情旅馆,叫的再大声,人家都以为你在叫床,是不会理你的!」说完更是变本加厉,小孟也趁机伸手把我迷你裙从大腿下方给扯了下来。
瞬间,我从衣着整齐,变成只穿着胸罩和一件半透明的小内裤而已!但是四肢无力的我,却不能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只能任由他们剥光我的衣服!
只穿着胸罩和一件半透明小内裤的我,这时听见子强浊重的呼吸声,从呼吸中就可以感觉他似乎异常的兴奋,果然很像是初次碰到女生身体的处男!是那样的兴奋!
小孟却仍是笑说:「子强你看,媚儿姐的身体这幺白,皮肤又这幺嫩,果然是熟女才有的魅力!你可摸摸看哟!」小孟说完,手便在我大腿和小腹之间乱游走!
子强看到小孟的手在我大腿和小腹之间乱游走!似乎也更加兴奋,呼吸更沈重。不过,他却不敢如此嚣张,只伸手在我胸罩之下到是小内裤之间的身体轻轻抚摸着!
子强吞了吞口水后说:「果然媚儿姐的身体皮肤很柔软,好软,好摸极了!
男生根本没办法长成这样子!」

小孟一听,立刻白了子强一眼,吃味的说:「是呀!你光是摸她的身体就这样说了,更何况还有更柔软的乳房哩,还没摸哩!还有会自动流淫水的屄,还没插哩!那可会爽死男人的温柔乡喔!」
子强这时大概已经色心大起,不再理会小孟吃味的话,反而笑说:「对呀!
看媚儿的乳房那幺大,捏起来一定很舒服!我还没摸过女人的乳房哩!今天可要开开荤了!呵…」
子强说完,我就感觉他把我的双手拉过头上摆着,身体又压回在我身上,而且双手便从我身体左右两边抱着我的身体,游走到我背后,抚摸着我柔软且敏感的背部。
我更感觉他沈浊的呼吸,在我耳边吐气着!年轻男人特有的雄性气息,夹杂着兴奋的热气,便对着我的耳边吹袭着!运动家特有的强壮的胸膛肌肉,更是隔着胸罩狠很的压挤着我的乳房!让我有种意乱情迷的错觉!
我太了解男人这时想做什幺了,子强的手在我背后游走,便是想找到胸罩的钮子,想要解开它们。
我虽然被春药与迷药两种药迷的昏昏沈沈,体内却是性慾高涨,恨不得现在是被男友压着,而不是被这陌生男人摸着,若是男友,我会很兴奋的让他解脱我的胸罩,任他来搞我。
但是对于被这还认识不到半个钟头的男生脱我的胸罩,对我来说,仍是非常令我紧张和不安的,因为我知道今天的下场,大概跟被迷姦差不多了!
于是我反抗的叫说:「别这样,我是有男友的女生了,你千万别脱我人家胸罩,我胸部若让你看到,会对不起男朋友的!别…」
子强只顾着抚摸着我的身体背部,并没有答话!我感觉耳边的男人喘息的气息,背上被抚摸的温热触觉,以及强壮的胸肌挤压着我的乳房,以及体内春药的作用,正压迫着我的道德感,几乎都快要让我放弃女性矜持了。
我只能用无力的手臂,想要推开他,我说:「别这样、别这样…」但是无力的手臂只能搁在子强的背上,毫无推开的力道,反到像我受不了他的挑逗,也去抚抱他身体一样!
这时候一直在乱摸我大腿的小孟,看了这样的场景,也说话了,「哇!媚儿姐姐果然是一个淫蕩的女人,子强你才抱她一下,她就受不了的,兴奋的也回抱着你了,万一等一下她更淫蕩、发春起来,反过来,要先来强姦我们两个小男生喔,到时候,是谁强姦谁就不知道了呀,呵…」小孟奸笑着说!
我一听,赶紧说:「才不是哩!我哪里是在抱着子强,我是在推开他,你们把我下药,到现在手都一点力气都没,啊…」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咖嚓一声,我胸罩背后的钮子已经被子强摸索到,并解开了,我立刻感觉到束缚着胸部的感觉顿时鬆懈了,乳房也一下子得到解放,我甚至感觉胸罩摩擦着我已经充血的乳首,也有些微微的快感。我的身体当时真是敏感极了!
子强的脸仍埋伏在我的耳旁,并哈着兴奋的热气,对我耳边轻说:「媚儿姐,嗯…我好兴奋喔!终于解开了你的第一道女人私密关卡,我除了我妈之外,还没亲眼看过别的女人的乳房,更别说摸过啦!今天你就让我看看女人的乳房长什幺样子,让我捏一捏女人的奶子,好不好?」说完张口便含着我的耳垂,甚至,舌头还伸进敏感的耳朵上舔着!囫囵的边舔边说「嗯…好香喔!女人的身体就是不一样,全身都是女人的香味,我好喜欢喔!我快把持不住了,嗯…」
我正处于敏感的身体,被他这幺一搞,更是火上加油,天雷勾动地火,但只能有气无力的消极抵抗,我喘息着说:「别…别这样…子强,你别这样,人家是有男友的,这身体是让男友玩的,不是给你玩的,嗯…好痒…嗯…好痒…嗯…人家受不了,喔…」在子强的强行舔吮下,我几乎意乱情迷了,我甚至发现我原本搁在他身上的手,居然会用手指抓着他的背。
这个动作,其实,只有我自己内心知道!这抓着男生身体的下意识动作,几乎都是发生在,我被男人肏自己小屄,搞到快高潮受不了时,偶而才会出现的下意识动作,就是舒服到连痛都觉得舒服了。
但是这时却也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我真的怀疑,难道我也开始被挑逗到兴奋起来了吗?
小孟眼尖,似乎看出我兴奋的状态!同样被我感染到兴奋的说:「子强,媚儿姐她好像开始在爽了耶;这下子,可爽到你了,你赶快脱掉她的奶罩,捏她的乳房,吸她的奶子,让她继续发春!这女人发春了,不干她,她都不依喔!呵…我就领教过一次!」
子强一听,马上兴奋的坐身起来,说:「好!」,于是伸手在我胸罩上一抓,轻轻的便把我的胸罩给提离开了乳房!
我的D 罩杯大的乳房,瞬间也被胸罩拉扯到,微微抖弹着脱离了胸罩,乳头在我胸前颤颤偎偎的抖动着。两个小男生像似看到什幺宝物似的,睁大眼,兴奋的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我的乳房!
全身没力的我,只能摊在床上,当时只剩下穿着一件小内裤,任由两个小男生肆意的看着我的身体,视奸着我的乳房,我感觉到乳首轻轻的颤抖着,也听到子强强忍着兴奋,吞口水的声音,一付就要扑上来的光景!